优博国际写字楼 - 昨日,全国各地赶来参加庄奴先生告别

优博国际写字楼

优博国际写字楼,优博国际写字楼
首页 >

作者:百步飞剑 关注人气:11℃

昨日,全国各地赶来参加庄奴先生告别会的歌迷在仪式会场外为庄奴先生祈福送别。 新华社庄奴先生的儿子黄浩然手捧父亲遗像。 本报记者 甘侠义 摄  10月15日上午,重庆。烟雨如丝,细而绵柔。总让人无端地想起那段柔软的旋律——“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  而如今,那个一辈子与诗情画意相伴的老人走了。  沙坪坝区新桥安乐堂门口,来自海峡两岸的近千人赶来参与这场与老人的“最后之约”。  用诗情画意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不哀号,不悲伤——这是《又见炊烟》词作者庄奴先生的独子黄浩然送给父亲的诚挚心意。“他本就是个喜欢热闹的人,我想这样的方式,他应该会满意吧?”黄浩然说。  生于北京的少年王景羲、盛名于台湾的中年黄河、落叶归根在重庆的庄奴,于2016年10月11日6点11分在重庆平静安详地走完了人生,享年95岁。  昨日,庄奴的遗体在重庆火化。  告别致辞  报国重庆初始归根璧山小城  昨天上午9点半,庄奴的人生告别会准时在沙坪坝新桥安乐堂举行。庄奴的亲友、学生、歌迷等来自海峡两岸的近千人来到现场送别。  由于现场人数较多,安乐堂启用了两块大屏幕,同步直播了送别画面。  在告别会现场,庄奴之子黄浩然手中拽着纸巾,多次摘下眼镜擦拭泪水。  “诗词人生真善美,时代旋律大中华。横批:歌缘天下颂庄奴。”在庄老的灵堂写着这样的挽联。  告别会开始15分钟后,黄浩然以第一人称的口吻代父致辞:重庆是我报国入伍的初始,璧山是我落叶归根的小城;邹麟,你是我人生中的手杖,感谢你陪我走过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谢谢你,我亲爱的妻子,下辈子我们还做夫妻。  听到如此深情的告白,庄奴的妻子邹麟的眼中淌出了泪水,她静静地望着丈夫的遗像,用自己的方式送别丈夫。  临终嘱托  将一把台湾土与重庆土混合  生于北京,盛名于台湾,安享晚年于重庆,若问庄奴的故乡在何处?其实答案很简单:两岸皆故乡。  作为庄奴的关门弟子,台湾歌手高原与老师结缘30年。这几天,他的眼睑发肿,泪水几乎就没停过。为了完成庄老的临终嘱托,他特意从老师在台北永和住处的庭院带上了一把泥土前往重庆。  “老师说要把台湾土跟重庆土混合……”尽管已是著名歌手,但谈及庄老,高原哭得像个孩子。  实际上,庄奴曾在病中嘱咐高原:“家乡是人的根,泥土则是家乡的根。身后务必要帮老师带一把台北的泥土,并与重庆泥土混合,象征两岸都是我的家乡。让老师能够安心的走。”  不仅是泥土,高原还为庄奴带来了台北的树叶。邹麟说:“还是你最懂老师的心意。”  临别的梦  写给妻子的歌他再也听不到  捏着纸团轻轻抽泣,望着庄老遗像若有所思……大家在用不同的方式追思心中那个给人带来无限欢乐的老人。  或许是师徒间有着特别的缘分,在10月11日早上7点,高原做了一个特别的梦。  高原说,他梦见了与老师在一起最快乐的时光。那时,他与老师都住在永和,老师住三楼,他住二楼。在梦中,庄老坐在沙发上哭了,说“老师对不起你,老师没有办法再带你了”。  起床后,高原发现自己的面部已经湿透了。直到他打电话向师母邹麟确认之后,才陷入了深深的遗憾。因为在他看来,庄奴送给邹麟的《手杖》是老师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首歌。他希望由自己录制之后,带到重庆放给老师听,但遗憾的是,歌已录好了,老师却再也听不到了。  人生终点  与重庆缘分深厚将安葬于此  “少小离家老大回,一回更比一回美。”正如庄老《还乡》中的歌词,他找到了心中的小城,他将长眠于故乡的土。  庄奴平生最爱唐宋诗词,在现场,家属将他最爱的唐诗宋词烧给了他。此外,家属方面还将庄老最后25年间的作品集作为回礼,送给了前来送别的朋友们。  黄浩然说,父亲在重庆的二十载是幸福的,感谢继母邹麟一路陪伴父亲,这个家庭“也让我多了两个弟弟”。  也正因为庄老与重庆的深厚缘分,庄老火化后将会被安葬在重庆。至于最终的具体地点,家属方面还没有最终确定。  当天上午11点过,庄老的遗体出殡前往江南殡仪馆。当天,庄老的遗体在殡仪馆火化。  再见,庄奴!

昨日,全国各地赶来参加庄奴先生告别会的歌迷在仪式会场外为庄奴先生祈福送别。 新华社庄奴先生的儿子黄浩然手捧父亲遗像。 本报记者 甘侠义 摄  10月15日上午,重庆。烟雨如丝,细而绵柔。总让人无端地想起那段柔软的旋律——“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  而如今,那个一辈子与诗情画意相伴的老人走了。  沙坪坝区新桥安乐堂门口,来自海峡两岸的近千人赶来参与这场与老人的“最后之约”。  用诗情画意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不哀号,不悲伤——这是《又见炊烟》词作者庄奴先生的独子黄浩然送给父亲的诚挚心意。“他本就是个喜欢热闹的人,我想这样的方式,他应该会满意吧?”黄浩然说。  生于北京的少年王景羲、盛名于台湾的中年黄河、落叶归根在重庆的庄奴,于2016年10月11日6点11分在重庆平静安详地走完了人生,享年95岁。  昨日,庄奴的遗体在重庆火化。  告别致辞  报国重庆初始归根璧山小城  昨天上午9点半,庄奴的人生告别会准时在沙坪坝新桥安乐堂举行。庄奴的亲友、学生、歌迷等来自海峡两岸的近千人来到现场送别。  由于现场人数较多,安乐堂启用了两块大屏幕,同步直播了送别画面。  在告别会现场,庄奴之子黄浩然手中拽着纸巾,多次摘下眼镜擦拭泪水。  “诗词人生真善美,时代旋律大中华。横批:歌缘天下颂庄奴。”在庄老的灵堂写着这样的挽联。  告别会开始15分钟后,黄浩然以第一人称的口吻代父致辞:重庆是我报国入伍的初始,璧山是我落叶归根的小城;邹麟,你是我人生中的手杖,感谢你陪我走过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谢谢你,我亲爱的妻子,下辈子我们还做夫妻。  听到如此深情的告白,庄奴的妻子邹麟的眼中淌出了泪水,她静静地望着丈夫的遗像,用自己的方式送别丈夫。  临终嘱托  将一把台湾土与重庆土混合  生于北京,盛名于台湾,安享晚年于重庆,若问庄奴的故乡在何处?其实答案很简单:两岸皆故乡。  作为庄奴的关门弟子,台湾歌手高原与老师结缘30年。这几天,他的眼睑发肿,泪水几乎就没停过。为了完成庄老的临终嘱托,他特意从老师在台北永和住处的庭院带上了一把泥土前往重庆。  “老师说要把台湾土跟重庆土混合……”尽管已是著名歌手,但谈及庄老,高原哭得像个孩子。  实际上,庄奴曾在病中嘱咐高原:“家乡是人的根,泥土则是家乡的根。身后务必要帮老师带一把台北的泥土,并与重庆泥土混合,象征两岸都是我的家乡。让老师能够安心的走。”  不仅是泥土,高原还为庄奴带来了台北的树叶。邹麟说:“还是你最懂老师的心意。”  临别的梦  写给妻子的歌他再也听不到  捏着纸团轻轻抽泣,望着庄老遗像若有所思……大家在用不同的方式追思心中那个给人带来无限欢乐的老人。  或许是师徒间有着特别的缘分,在10月11日早上7点,高原做了一个特别的梦。  高原说,他梦见了与老师在一起最快乐的时光。那时,他与老师都住在永和,老师住三楼,他住二楼。在梦中,庄老坐在沙发上哭了,说“老师对不起你,老师没有办法再带你了”。  起床后,高原发现自己的面部已经湿透了。直到他打电话向师母邹麟确认之后,才陷入了深深的遗憾。因为在他看来,庄奴送给邹麟的《手杖》是老师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首歌。他希望由自己录制之后,带到重庆放给老师听,但遗憾的是,歌已录好了,老师却再也听不到了。  人生终点  与重庆缘分深厚将安葬于此  “少小离家老大回,一回更比一回美。”正如庄老《还乡》中的歌词,他找到了心中的小城,他将长眠于故乡的土。  庄奴平生最爱唐宋诗词,在现场,家属将他最爱的唐诗宋词烧给了他。此外,家属方面还将庄老最后25年间的作品集作为回礼,送给了前来送别的朋友们。  黄浩然说,父亲在重庆的二十载是幸福的,感谢继母邹麟一路陪伴父亲,这个家庭“也让我多了两个弟弟”。  也正因为庄老与重庆的深厚缘分,庄老火化后将会被安葬在重庆。至于最终的具体地点,家属方面还没有最终确定。  当天上午11点过,庄老的遗体出殡前往江南殡仪馆。当天,庄老的遗体在殡仪馆火化。  再见,庄奴!

庄奴遗体在重庆火化 海峡两岸近千人现场送别

庄奴遗体在重庆火化 海峡两岸近千人现场送别

庄奴遗体在重庆火化 海峡两岸近千人现场送别

昨日,全国各地赶来参加庄奴先生告别会的歌迷在仪式会场外为庄奴先生祈福送别。 新华社庄奴先生的儿子黄浩然手捧父亲遗像。 本报记者 甘侠义 摄  10月15日上午,重庆。烟雨如丝,细而绵柔。总让人无端地想起那段柔软的旋律——“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  而如今,那个一辈子与诗情画意相伴的老人走了。  沙坪坝区新桥安乐堂门口,来自海峡两岸的近千人赶来参与这场与老人的“最后之约”。  用诗情画意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不哀号,不悲伤——这是《又见炊烟》词作者庄奴先生的独子黄浩然送给父亲的诚挚心意。“他本就是个喜欢热闹的人,我想这样的方式,他应该会满意吧?”黄浩然说。  生于北京的少年王景羲、盛名于台湾的中年黄河、落叶归根在重庆的庄奴,于2016年10月11日6点11分在重庆平静安详地走完了人生,享年95岁。  昨日,庄奴的遗体在重庆火化。  告别致辞  报国重庆初始归根璧山小城  昨天上午9点半,庄奴的人生告别会准时在沙坪坝新桥安乐堂举行。庄奴的亲友、学生、歌迷等来自海峡两岸的近千人来到现场送别。  由于现场人数较多,安乐堂启用了两块大屏幕,同步直播了送别画面。  在告别会现场,庄奴之子黄浩然手中拽着纸巾,多次摘下眼镜擦拭泪水。  “诗词人生真善美,时代旋律大中华。横批:歌缘天下颂庄奴。”在庄老的灵堂写着这样的挽联。  告别会开始15分钟后,黄浩然以第一人称的口吻代父致辞:重庆是我报国入伍的初始,璧山是我落叶归根的小城;邹麟,你是我人生中的手杖,感谢你陪我走过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谢谢你,我亲爱的妻子,下辈子我们还做夫妻。  听到如此深情的告白,庄奴的妻子邹麟的眼中淌出了泪水,她静静地望着丈夫的遗像,用自己的方式送别丈夫。  临终嘱托  将一把台湾土与重庆土混合  生于北京,盛名于台湾,安享晚年于重庆,若问庄奴的故乡在何处?其实答案很简单:两岸皆故乡。  作为庄奴的关门弟子,台湾歌手高原与老师结缘30年。这几天,他的眼睑发肿,泪水几乎就没停过。为了完成庄老的临终嘱托,他特意从老师在台北永和住处的庭院带上了一把泥土前往重庆。  “老师说要把台湾土跟重庆土混合……”尽管已是著名歌手,但谈及庄老,高原哭得像个孩子。  实际上,庄奴曾在病中嘱咐高原:“家乡是人的根,泥土则是家乡的根。身后务必要帮老师带一把台北的泥土,并与重庆泥土混合,象征两岸都是我的家乡。让老师能够安心的走。”  不仅是泥土,高原还为庄奴带来了台北的树叶。邹麟说:“还是你最懂老师的心意。”  临别的梦  写给妻子的歌他再也听不到  捏着纸团轻轻抽泣,望着庄老遗像若有所思……大家在用不同的方式追思心中那个给人带来无限欢乐的老人。  或许是师徒间有着特别的缘分,在10月11日早上7点,高原做了一个特别的梦。  高原说,他梦见了与老师在一起最快乐的时光。那时,他与老师都住在永和,老师住三楼,他住二楼。在梦中,庄老坐在沙发上哭了,说“老师对不起你,老师没有办法再带你了”。  起床后,高原发现自己的面部已经湿透了。直到他打电话向师母邹麟确认之后,才陷入了深深的遗憾。因为在他看来,庄奴送给邹麟的《手杖》是老师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首歌。他希望由自己录制之后,带到重庆放给老师听,但遗憾的是,歌已录好了,老师却再也听不到了。  人生终点  与重庆缘分深厚将安葬于此  “少小离家老大回,一回更比一回美。”正如庄老《还乡》中的歌词,他找到了心中的小城,他将长眠于故乡的土。  庄奴平生最爱唐宋诗词,在现场,家属将他最爱的唐诗宋词烧给了他。此外,家属方面还将庄老最后25年间的作品集作为回礼,送给了前来送别的朋友们。  黄浩然说,父亲在重庆的二十载是幸福的,感谢继母邹麟一路陪伴父亲,这个家庭“也让我多了两个弟弟”。  也正因为庄老与重庆的深厚缘分,庄老火化后将会被安葬在重庆。至于最终的具体地点,家属方面还没有最终确定。  当天上午11点过,庄老的遗体出殡前往江南殡仪馆。当天,庄老的遗体在殡仪馆火化。  再见,庄奴!

庄奴遗体在重庆火化 海峡两岸近千人现场送别

>> 不是您想要的?去 优博国际写字楼 浏览更多精彩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排行

精彩推荐

  • 2016-12-03
  • 2016-12-03
  • 2016-12-03
  • 2016-12-03
  • 2016-12-03
  • 2016-12-03
  • 2016-12-03
  • 2016-12-03
  • 2016-12-03
  • 2016-12-03
  • 2016-12-03
  • 2016-12-03

相关作文

  • 2016-12-03
  • 2016-12-03
  • 2016-12-03
  • 2016-12-03

优博国际写字楼,优博国际写字楼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站长联系

版权所有 @ 优博国际写字楼